问题库

乡村旅游是如何规划的呢?

幾錢蟻醫劉
2021/6/11 10:17:19
乡村旅游是如何规划的呢?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4个)

4个回答

  • 我在故我自在

    2021/6/13 9:15:15

    美丽的乡村,已经留在我童年的梦里了:冬天白雪恺恺,兄妹几个推着石磨,把那金灿灿的玉米磨成粉,小小的草房里嘴里呼出的热气和嘻笑声凝在了一起;夏天嘴里叼着甜甜的香瓜,爬上高高的槐树捕蝉;秋天桂香四溢,秋雨把把硕大的柑橘染成了金黄,还有那血红血红的柿子看着就让人垂涎;春天百花斗艳,蝴蝶纷飞,明媚的阳光既亮又暖!

    抬头是蔚蓝的天空,俯首则绿茵的地,炊烟裹着柴香,不知谁家的饭糊了,一股浓烈的玉米焦香直钻鼻孔,嗯,真的好爽!

  • 木沐少年

    2021/6/14 15:39:30

    首先要搞明白概念

    休闲农业是利用农业景观资源和农业生产条件,发展观光、休闲、旅游的一种新型农业生产经营形态。

    乡村旅游是以旅游度假为宗旨,以村庄野外为空间,以人文无干扰、生态无破坏、以游居和野行为特色的村野旅游形式。

    问题来了,这两者如何结合?

    其实这正是当下十分流行的形式,乡村振兴里常提到的概念农旅,你得有吸引人的农业产业,例如潼南前不久开启的国际柠檬节,就是典型的以产业带动旅游的形式,相关农业产业,以种植,养殖等都是可行的,当然你得根据你们的乡土特色和地区的发展定位来开发农业产业。结合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做综合开发的项目,结合旅游,吸引人群!所以这里有个关键是你们的城市定位和发展规划,很多产业不能盲目的或同质化去执行,这也是近年产业园区常出现的情况。

  • 树上之宝

    2021/6/17 17:08:01

    感谢提问,正好是职业与专业,乐于分享!

    1.底层设计优先于顶层设计。听起来高大上的“顶层设计”已经被全国起码80%以上旅游项目的尴尬运营状态打脸了。原因很简单,规划设计院的客户(消费者)就是甲方,我从来不敢相信规划设计单位会把终端市场研究的很透彻。底层设计解决“最终谁来我这消费?”的最核心问题(没有之一)。

    2.景观设计让位功能设计。农村旅游的核心在“农”不在“旅”,体验感、参与度、乡土味首先考虑,既然是城市近郊游的一种,考虑城里人来这里“做”什么显得比“看”什么更重要。功能设计解决“来我这里消费什么”?

    3.常态消费优于新奇消费。高效、集中、反复利用当地农业资源与气候特征,形成核心优势。不要妄想一年四季的钱都能赚了,“*花节”、“采摘季”、“避暑周日”、“戏水夏日”等可重复形态才是农村游的根本;同时也不要奢望通过新奇项目短期引爆,做娱乐项目农村项目还能比“欢乐谷”、“海洋公园”等专业与吸引力强?最后无非就是大资本投入甩下一地鸡毛。

    4.顺势而为不要另辟奇径。基本上以乡、镇、县为单位相关部门都有某些形态与业态的统筹与引导,做项目规划前一定要把当地的旅游规划吃透,项目附近是什么项目?有没有规模化观赏性种植引导扶持?等等。无论是接待规模还是引流能力,单一项目都势单力薄,碗里分一勺比另起炉灶科学的多。

    农村旅游项目可说的太多,比如本地农户调动优于外来资本投入、运营规划先于设计规划等等,暂时搁笔,下文另表!

    总结一句话:任何旅游项目科学流程是先有策划再有规划,理清赚谁的钱?赚什么钱?赚多少钱?能不能反复赚钱?这一系列的问题,永远都应该在“我做个什么项目”?“项目有什么?”这些规划问题之前!



  • 关月独夫

    2021/6/19 10:05:56

    良渚遗址于1936年发现,迄今已经历83年,四代考古人的努力。1959年夏鼐先生命名了良渚文化,良渚文化作为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体系得到认可,到今年刚好是良渚文化命名60周年。1986年以来陆续发掘了反山、瑶山、莫角山和汇观山遗址,提出良渚遗址群的概念,2006-2007年良渚古城的确认使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进入都邑考古和全方面考古的新阶段,我们对良渚遗址和良渚文化的认识也更加立体化了。良渚文化的研究工作取得了许多突破性成果,意义非凡。目前良渚文在近两年的文旅行业界,神盘良渚文化村是个经常被反复提及、高层热议的话题型项目。

    良渚文化村位于杭州市西北约20km的余杭,因毗邻良渚文化遗址而得名。

    整体环境依山面水,西北侧为大雄山,东南为良渚港,北侧是良渚遗址保护范围的缓冲区,优越的生态条件赋予该地块丰富的植被形态。

    要把良渚文化村建成一个伟大的社区, 核心思想就是“居游于自然间”,并且尊重自然环境。运营规划中的这些“绿色手指”就像一串提醒,提醒着开发商自然环境如何运作,以及它的重要性。这些“绿色手指”也向所有城市住民揭示“生活在自然中”的重要性 ,可从如下方面入手:

    一、良渚文化村良好的基本面貌需要高水准的规划。应从“人”的尺度与体验出发,尊重当地的环境,基于已有的文脉信息去创造真实的、人与人彼此联结的场所。针对良渚独特的自然历史文化资源,协助地方政府开展良渚考古遗址的保护与开发,承担良渚博物院的规划建设、旅游资源及配套设施的开发运营,积极配合良渚文明申遗工程。

    二、良渚文化村的运营模式可以采用以一次性协议出让毛地,开发商代建基础设施,通过整体规划—分期建设的开发节奏,将所得利润陆续投入环境改善与公共服务。

    开发商从开发建设并运营期长达近几十年,可以尝试通过引进和培育养老、教育、文旅等产业来保证社区服务可持续运营。

    三、在行政管理上,良渚文化村要形成基层政府、地产商、物业、业主共治的管理格局和社区精神。

    这种多元主体间的有效协商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期通过上下双向的社区营造,鼓励社区业主在公共事务中积极参与与发声,唤醒当代人的公民意识,构成其对社区的归属感与参与感,从而促进一种共商共建共治的新型社区治理模式。

    四、产业拓展与社区融合

    良渚文化村应积极投入公共服务设施,将开发定位从旅居转变为定居。在运营社区配套的过程中万科不断探索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结合良渚自然资源和地缘优势,开发一系列社区养老设施和服务产业,并把社区养老观念纳入开发标准和发展导向。 积极发展文化、旅游、教育、养老等产业。

    五、将文化凝聚力作为良渚文化村社区共治的最大抓手。

    开发商可出资将“村志”镌刻在石碑上,置于小区醒目的位置,此举表达了开发商与业主共同维护社区文化的决心。

    村志碑落成之后,可以由业主委员会进一步提议制订一份“村民宪法”作为社区行为规范,经过多轮沟通拟出村民公约草案,并面向全体业主开展征询工作,通过网络和电话沟通、上门走访等方式征集业主意见,最终形成大家熟知并自觉遵守的“村约”。

    六、社区营造

    1、社区认同的起点源自价值观相符的业主。

    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具有较高的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不受通勤制约。更关注心灵的需求,向往田园生活,良渚文化村的出现,唤起了他们内心深处的田园人文生活的情怀。他们唤自己为“村民”,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对良渚文化村的居住环境和文化价值是非常认同的。

    在早期基础设施和生活配套不足的情况下,这群人基于一致的价值观,建立起了生活互助与情感联结。不论是发起社群还是共同建设社区,都会产生共鸣,团结性也比较高。这就是良渚文化村社群的雏形,在后期社区的营造里,第一批业主也始终是重要力量之一。

    2、从线上到线下,全方位打通沟通渠道,建构协商平台。

相关问题